明则zzm

亲爱的格劳孔,希望你永远走向上的路,追求正义与智慧,无论在现在,还是在刚才我们所描绘的千年的旅途中。

我错了
再也不敢开玩笑了
再也不敢叫他漂亮弟弟了
好好跪下
叫王哥
唱征服
(图源微博,侵删)

20多岁的剋剋哒不溜是这样的!
像歪着头啃果实的小松鼠
也像咬一口就立马奶香四溢的大泡芙

嘿嘿嘿,说着说着就饿了
(图源微博 侵删)

补一张图,这就是棠棣墙上的狮子~

秋日杂记

"喂,喂!你看起来好累啊!"
"谁在说话?"
"我,就是我啊~那么久不见我,你是不是都把我忘记啦?我就在棠棣的墙上,看看我嘛~"狮子对我撒娇道。
一手面包一手牛奶的我一抬头,就看到了狮子,毛茸茸的,长着纤长白皙的手。

"好啦好啦,我看到你啦,行了吧。"
"是不是一看到我心里就一下子暖了起来呢!所以你要多看我呀!"我的狮子不服输似的争论道。

"知道啦知道啦,不会忘的,放心好啦。"

然后走出棠棣,一脚踩在了秋天的黄叶子上,发出"吱"的一声。一身的疲惫也像这叶子一般"吱"的一下,被踩成碎片,狮子一吹,就消失了。

我们在遥远的 遥远的难波
    在御堂筋
    在梅田车站
    在心斋桥
    在戎桥
    在操着粗鲁方言的这个城市
编制着一篇篇风雅的故事

想到了这个城市里的一位黑色的阳光少年(名副其实的少年了,因为他已经比我还小了,哈哈)